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virginiahairandmakeup.com/,本特克

2018世界杯赛场上依然没有中国队的身影,但依靠詹俊的声音和对球赛的解读,球迷们依然感受到具有中国式趣味的世界杯。

在本篇文章里,你会看到解说员詹俊的另一面,也会明白,詹俊为何能成为国内最一流的解说。本篇文章,推荐给所有喜欢詹俊、听过詹俊解说的球迷们!

本文经微信公众号火星试验室(ID:sparklelive)授权转载,文 / 崔一凡,编辑 / 李凡

6月14日揭幕战,东道主俄罗斯五球大胜沙特队,打出开门红。但观看詹俊解说比赛的球迷,体验并不太好:视频卡顿,不清晰,更多的人连直播界面也没能打开。

资深球迷都明白发生了什么——作为足球解说员,詹俊每到一个平台,解说的第一场比赛,总会引发服务器瘫痪。从新浪到乐视,再到PP体育,莫不如此。

只不过,这次直播的咪咕视频背靠中国移动,赛前几乎所有人都对它的服务器承载能力信心满满。比赛当天,其他直播线路一切正常,惟有詹俊解说的线路不堪重负,这意味着几乎所有人都低估了詹俊的引流能力。

事后,詹俊发了条微博,请大家谅解经验不足的平台方,评论很快过千。这位体制外的解说员,经过无数场比赛的打磨,成为了国内影响力不亚于球星的超级IP。

世界杯期间,他在直播比赛与节目之间连轴转。深夜解说或观比赛之后,第二天早晨7点前,又会出现在高碑店附近的演播室录制《世界杯论道》,间隙中只能抽出两、三个小时补觉。

2018世界杯赛场上依然没有中国队的身影,但依靠詹俊的声音和对球赛的解读,中国球迷们依然感受到具有中国式趣味的世界杯。

在詹俊为流量太大导致观看效果不佳而道歉的那条微博下面,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:“俊哥,我是戴上耳机听着你解说看着CCTV5。”

6月17号清晨五点半,没等到第二个闹钟响,詹俊便起身收拾,五分钟化好妆,坐在前一天晚上预订好的出租车里,刷新赛事信息。记者也开始了跟随詹俊工作的一天。

当日,北京暴雨如注,他比预想中晚到了10分钟。但距离正式录制依然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。从事解说二十余年,他从未迟到过。

詹俊坐在沙发上,身子前倾,盯着手机,不时拿起笔在资料上圈注重点。工作人员已经把外卖的早餐放置在旁边的桌子上。他拿起塑料勺子,为了不弄脏出镜的衣服,远远坐着,伸长脖子,一勺一勺喝小米粥。他的衬衫和西裤笔挺,皮鞋油光发亮,短促的睡眠和天气的影响没有在他身上显露出任何影响。

此时,演播室外响起动静,是搭档李元魁指导到了。詹俊马上起身,问李老有没有被雨淋到。

李元魁指导今年84岁,身体健朗,是詹俊十分敬重的师友。这次解说世界杯,也是这对“忘年组合”时隔两年之后再度合作。他们一位负责描摹现场,一位负责专业的战术解读,是很多球迷眼中的黄金搭档。

早饭完毕,工作人员拿来一摞白色T恤,胸口处印着“詹俊语录”。他一边签名,一边提醒,记得让李元魁老师也签上名字,“才更有纪念价值”。

演播室里,詹俊正逐渐进入状态,他铺开随身携带的A4纸写写画画,又快步走到镜头前,望向天花板,口中念念有词,复习即将从口中鱼贯而出的庞杂信息,又像是球员上场前的祷告。

几分钟后,A4纸放至一边,他精瘦的脸上绽开笑容,双手在身前微抬。工作人员在镜头后开始倒数:三、二、一。只一瞬间,他又成了球迷所熟悉的“人形数据库”。

一出演播室,詹俊就摸起手机,开始刷新各类比赛信息。当天晚上,他要解说德国队对墨西哥队的比赛。德国队的风格顽强严谨,在中国拥有大批粉丝,詹俊不希望发生任何纰漏。直到他提着白色帆布袋,坐上出租车后座,眼睛也没离开过手机屏幕。

2018年世界杯期间,詹俊的一天从紧张、忙碌、有序开始,但这并不是特别的节奏,更像是他20年解说生涯日常的一天。

国内球迷最早知道詹俊的名字,大多是通过ESPN。那时,ESPN拥有英超在中国大陆的版权,多家电视台购买了ESPN的转播信号,球迷得以看到ESPN的国语转播,解说员正是詹俊。他的名字渐在球迷群体中相传开来,并成为英超的代名词。

詹俊职业生涯更早的开始,则是在广东台。那时他大学毕业,初入电视台,负责翻译体育新闻和收集整理资料。 1997年冬天,英超战至半程,利物浦对纽卡斯尔的比赛,解说嘉宾临时出了状况,由詹俊临时顶上。负责当场比赛的广东台解说员王泰兴告诉他,你自己也是球迷,把你看到的说出来就行。

“作为球迷,你知道什么,你看到什么,你想知道什么”成为詹俊日后的解说原则,而他注重镜头语言解读的解说风格也发轫于此。

2001年,ESPN邀请詹俊前往新加坡总部工作。作为美国体育传媒巨头,ESPN从1995年进入亚洲市场,是个国际化的平台,恰好广东台当时没有直播英超的版权,詹俊便带着一箱书和资料选择离开家乡,前往新加坡。

初到ESPN,他与李元魁和陈熙荣同住了两年多,也因此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所以,当2018年世界杯詹俊再度与李元魁合作解说时,让很多看着他们解说长大的球迷感叹这是“有生之年”系列。

ESPN的经历,使詹俊博采众长,并养成了严谨认真的工作习惯。在经纪人杨斐看来,詹俊拥有超过大部分同行的勤奋,每解说一场比赛,至少要花费一整天时间准备,英超每轮的10场比赛,他几乎场场不落。

杨斐曾在接受采访时评价:“比如像FM里⋯⋯俊哥的潜力(值)可能只有-9,但是他的勤奋(值)达到了20。”

2004年,长期熬夜的詹俊发现自己视力下降得厉害。起初没注意,后来才知道,是视网膜出现裂纹,严重的话可能会导致视网膜脱落。他这才重视起来,做了视网膜焊融手术。不过,眼睛的问题每隔一两个冬天就会犯,那正是欧冠联赛开打的时间,他依然要紧盯比赛。

那一年,国内的足球转播情势也发生了逆转,门户网站相继在体育视频领域发力,在网上看比赛的球迷越来越多。2007年后,ESPN失去了英超、欧冠在中国大陆的版权,詹俊解说的比赛只能服务于台湾地区的球迷。

与此同时,詹俊也开始为之后的职业走向做着打算,他一直没有加入新加坡国籍,因为明白自己终究要回国发展。

他的选择并不多,再回广东台意义不大,至于央视,詹俊笑说,“一入豪门深似海”——在解说中,他常用这句话形容在小球会打出名堂,进而被豪门收购的球员。

直到2012年,时机成熟,詹俊告别了工作11年的ESPN,回国加盟国内领先的新浪体育。有人把詹俊宣布离开的微博转发到Facebook上,ESPN台湾总部的电话被球迷打爆,众口一词地“质问”电视台为什么要放走詹俊。

随着网络直播的发展,詹俊的名号逐渐在大陆响亮,习惯在网上看球的年轻人,开始不自觉地把詹俊当成看英超的标配。他也让看惯了央视演播室画风的国内球迷体会到另一种解说风格。

知名足球媒体人张晓舟评价他:“兼具了见识、激情与趣味”。“谁敢横刀立马,唯我范大将军”,“天王盖地虎,看我大吉鲁”,“家有鲁小胖,福气又安康”,诸如此类的解说语,点缀在比赛中,成为球迷间的暗号,以及词穷时脱口而出的感慨。

常年积攒的内功也成为球迷眼中的“识人大招”。英超转播的镜头常常扫向看台的名人区,这时詹俊会迅速识别出他们是谁,并告诉观众有趣的背景信息。比如,这位是阿森纳球衣管理员,也是阿森纳女队主教练,同时兼任大巴车司机。有一次解说温网时,他甚至认出了久未露面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。

与解说席上的激情澎湃不同,一旦摄像机从詹俊脸上移开,他便迅速且果断地收敛起情绪,拿起深蓝色的保温杯,抿一口热茶,像是在贮存能量。体育比赛的不确定性使得解说员必须准备好随时爆发激情,而瞬间爆发的能量则源于年深日久的积累和自律。

詹俊说:解说员没有休息日。随时随地搜集比赛相关信息成为习惯,即使是一条段子,也会用手机截屏,记在心里,变成解说素材。为了认出镜头所拍到的每一个人,他甚至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些欧美影视圈账号。

在记者的跟访过程中,詹俊不时端起水杯,喝得不多,只为润嗓,他不烟不酒,从不吃辣。自诩是个宅男,没有工作的时候,就宅在家看书、看电影,和家里的三只猫逗乐。他保持着数十年如一日的自制力,希望呈现最好的职业素养。

杨斐认为,解说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熬时间,五到十年才能有所成就,40岁之后才是黄金期。真正能熬下来的人,凤毛麟角。

他的祖父叫詹安泰,与夏承焘齐名,民国时称“南詹北夏,一代词宗”。詹俊幼时好动,有足球教练找上门来,要他去踢球,詹父回绝,对詹俊说,“我们詹家是读书人”。

于是,小伙伴们在屋外疯跑,他被关在家里练字。幼时不解,长大后却因此多了一分沉静。他在不同场合都提及家学渊源对他的影响,做解说也只当是做学问,便没那么着急了。

他总是把写满比赛资料的A4纸放在演播室的桌子上,字迹特点鲜明,一撇或一提钩都会拉得很长,这或许源于练毛笔字的童子功。

并非所有解说员都能耐得住寂寞。随着转播平台增多,足球解说也不再是被电视台垄断的稀缺工种,年轻的、转行的、不同风格的解说出现在演播室里,功利性也变得更强。甚至有些年轻解说会在转播过程中花样晒出微博账号,吸引大家的关注。

谈及此事,詹俊表示,在业内,这样的行为会被贴上“不职业”的标签。但他无意臧否他人,只是坚持把握好自己的分寸。

2017-2018赛季欧冠决赛,利物浦门将卡利乌斯一次低级失误被对手轻松破门。演播室里,利物浦球迷詹俊惊得目瞪口呆,无奈苦笑摇头。

这个有趣的镜头被工作人员截图发在微博上,之后迅速以表情包的形式在网上流传,球迷都半开玩笑地“心疼俊哥”。

然而,詹俊并不赞同这次无伤大雅的营销。看到视频之后,他告诉工作人员,“以后就不要搞这样的东西了,解说员不是主角,比赛才是。”

回国六年,他的微博粉丝从几十万涨至千万,“无詹俊,不英超”是坊间广为流传的赞誉。在解说员从电视荧屏走向网络平台的过程中,作为“外来者”的詹俊为两个时代画出清晰的分界线。

俄罗斯世界杯期间,詹俊是咪咕视频主打的解说员,这是他解说生涯的又一个平台。此前,他合作的平台从新浪、PP体育到乐视,而后又回归PP体育,职业经历伴随的是国内体育内容行业的权力交替和版权竞争。

2014年,“46号文”(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)发布,互联网体育直播风起。各家公司积极投入这场资本的狂欢,本特克抢夺的对象除了赛事版权,就是解说员。原来的电视精英们,不愿再固守市场价值的洼地,刘建宏加盟乐视体育,《天下足球》一哥段暄出任香蕉体育CEO,整个行业的资源不断洗牌。

“詹俊何时来”和“詹俊何时走”也成为划分体育直播平台起落的时间点。2014年,新浪体育未能购得新赛季英超转播权,詹俊只能一边在新浪解说欧冠,一边在PPTV解说英超,两家公司分处北京上海,詹俊两地奔波,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高铁上。

一年后,乐视斥巨资购买了310项赛事的直播版权,也重金邀请詹俊加盟。但体育赛事直播的专业度没能和砸下的资金匹配,曾经的风光终究成为历史。离开乐视的詹俊,再次回到PP体育。

詹俊曾表示自己不会解说付费场次的比赛,原因是他在评论间看到最多的评论就是球迷抱怨视频太卡,“我交了钱,你能确保我不卡吗?” 他也有这样的担忧,且对体育赛事直播付费并不乐观。不过,经过几年的摸索,网络体育直播已经抛却了初期的粗陋。网络直播与电视直播的鸿沟也逐渐缩小。

2016年7月4日上午,詹俊正式发微博宣布,将在付费比赛中担纲解说。有媒体认为,这将带来中国体育付费直播的“变革”。

而到了本届世界杯,网络直播已成为常态,球迷早已脱离电视机的束缚,能够主动选择想看的比赛和喜欢的解说员。

6月17日晚上,记者继续跟随詹俊来到北京电视台的专业演播室,德国与墨西哥队的比赛一触即发。

这是网络平台与电视台的合作之一。数十位工作人员在隔壁房间盯着大大小小的屏幕,调试设备,观察演播室里的一举一动。

詹俊依然提早就位,坐在解说台前,电脑、资料摆在舒服的位置——这是他自己“安全感”的来源之一,“鸡腿麦”已经准备就绪,詹俊歪着头拉伸了一下颈椎。

“比赛已经开始,李元魁指导和詹俊为您送上比赛的直播评述”。“体育嗓”再次抑扬顿挫起来,随时准备好为球迷点燃激情。

比赛进行到35分钟,墨西哥队打出快速反击,德国人应对失据。“打进了!墨西哥队1:0领先上届冠军四星德国!”詹俊吼出的每一个字,都像金属猛烈的撞击。墨西哥队最终一球小胜,詹俊再次扬起声调,“这是世界杯历史上的一个超级大冷门!”

即便面对国内球迷最多的德国队,他的解说没有流露出任何偏向,毫不偏颇的激情也是解说员必备的职业素养之一。

在詹俊的世界里,这种激情并不需要刻意保持,不管是豪门对决,还是小球队的厮杀,都是他作为球迷的享受。